谁又何尝不是苟延残喘,对抗这生猛的世界

看惯了小说里跌宕起伏的人生,会情不自已的陷进去,这时候导演的行文会比小说家的行文代入感更强,尤其是读完李沧东的《鹿川有许多粪》。

2024年元旦这一段时间,一场流感袭击了身边许多人。想想新冠已经过去两年了,大家依然纷纷病倒,依然带病工作、奔波、生活。我们每个人都像是《鹿川有许多粪》中的角色一样,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,用自己的方式对抗这个生猛的世界。

读小说集,我一般都会打乱次序来看,挑自己喜欢的故事优先看,所以鹿川有许多粪这篇章,算是这本书的境界入门。励志的俊植与母亲在艰难时代的生活,深深打动我的神经,玟宇作为私生子却格外的看清这个世界的是非对错,但这世间的事,又怎么能以对错区分?例如母亲带俊植和玟宇谎报年龄为了拿到免费的儿童票,却被玟宇戳穿。再例如玟宇指证了母亲和俊植为了生活偷面包去卖的事实。对对错错,正义或小恶,都让内心挣扎不堪。

看最长的一篇《天灯》,有一种内心被击垮的感觉。信惠有一种我们小时候的慌张和迷茫。在追求真理和报答母亲养育之间的犹豫不定,为了向学校提一点意见,被诬陷为非法集会,为了保留学籍,赚钱交学费,不得不踏上矿区的有色产业。在众人皆恶的环境下,没有人相信她是一个干净的女子,没人相信她只是一个为赚钱交学费的凡人。大时代的洪流之下,淹没一个小人物总是不费摧毁之力。信惠被人举报非法参与意识形态的事件,因为她有“前科”。在一轮又一轮的暴力审问,被殴打,被侵犯时,她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做,却要承认那么多无关的事。在身心俱碎的苦苦挣扎中,信惠始终再说“我们做过的事,为什么要我承认”。

摇摇欲坠的信惠,到最后无罪释放,才真正“活成自己”找到了生的意义。经历了这么多才苦难才拿到要交学费的薪水,给了那个在矿难中逝去的素不相识的人。

“我以我血荐轩辕,去留肝胆两昆仑。”当信惠真正“活明白”的时候,我作为一个读者,内心的结才慢慢打开和放下。

在这个艰难的世界,每个底层人都活的苟延残喘,谁又不是在苦苦挣扎,用一己生猛对抗整个世界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